ifeng_share_thumbnail
豪宅进化论:告别郊区,成都真正的豪宅都被外地“公子”买走了 ——凤凰房产成都
交公子必定炙手可热,我们更关注的是,成都豪宅由市中心到城郊、由城郊回归核心地段的变迁,而中国华商金融中心作为个中翘楚,透露出了这种变化背后成都迈向“国际化”台阶的诸多内因。 -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
https://cd.ihouse.ifeng.com/detail/2017_11_09/51281439_0.shtml

豪宅进化论:告别郊区,成都真正的豪宅都被外地“公子”买走了

凤凰房产成都站 作者:路漫
2017-11-09 17:36

说郊区别墅已经脱掉了“豪宅”的帽子并非危言耸听。早在7年前,京沪深来蓉的豪宅专家就断言过,成都的房价上不去,就基本等同于没有豪宅。

然而,随着国家级新区、国家中 心城市、四川自贸区等代表经济增长动力的头衔落地,成都的潜力正在追赶京沪,去年新一线城市成都已登榜首。而本地楼市的大数据显示,目前在售和待售的池子里,最贵的房子正逐渐向成都金融城集中。

塔尖人群聚集金融城,豪宅现世却供货不足

上周四川中原地产的十月数据报告,郊区别墅最贵刚过2万元/平方米,而金融城高层豪宅均价超过3万元,甚至有超过4万逼近5万的,几乎两倍于郊区别墅。根据目前的数据和房地产市场的追涨效应分析,这意味着,至少在现在和将来,成都最贵的区域已经注定出现在金融城。

然而房地产有一个有趣的现象,就是本地人虽然熟谙地理,在投资领域的攻城拔寨上却远没有外地人的嗅觉敏锐。以金融城卖得最贵的2个楼盘为例,银泰中心和中国华商金融中心,分居成都中轴天府大道两侧,甫一开盘就被外地客抢先光顾、购买,本地客户反而落了后手。

尤其是中国华商金融中心,作为海外开发商前期虽然低调开盘,却被新加坡、港台、京沪客户闻风锁定,在售楼部的光顾清单里出现的名字有南非大使、欧盟四国领事、毛大庆、邹侑根、王洛勇、梅十方等政商、文艺界名流。其写字楼部分,在今年7月已经入驻的世界500强等上市企业资产总值逾千亿元,财富吸附力可见一斑。

豪宅发展趋势:郊区过气,风头正劲者选择“城央”

我们常以国际化程度、经济发展增速来看待城市前景,而逐渐林立的摩天大楼更能显示城市现代化程度。国内的北京、上海、深圳都在欲与天公试比高,而天际线的最高处往往集中于这些城市的CBD(中央商务区)。与之相比,郊区豪宅固然代表了财富,但显然不能代表城市活力,多少有点暮气横秋的即视感,比较适合城市富豪退居二线后享受时光。

对应的,仍在风头浪尖弄潮的精英通常偏好城央豪宅,这类产品在工作生活的便利性上更优越,而占据城市中央的核心地段,更能昭示财富和身份。在国际经济趋势风向标的纽约曼哈顿,有一座高96层的432 Park Avenue,由于居高临下,从楼顶向下望去,哈德逊河、布鲁克林、中央公园甚至大西洋都可尽收眼底,整个纽约美景一览无余。这栋2015年完成的高楼,已经跻身世界最经典的超级豪宅之列,它亲眼见证着:古董庄园都在传说里,而正在上演的是城市资源的角逐。

(432 Park Avenue)

项目位于曼哈顿中心的NoMad区,在纽约的五大区中,曼哈顿是把智慧变成财富的地方,也无疑是富人们最为钟情的居住区域。同样,成都CBD也逐渐被外来投资者带动成为宜商宜居的活力区域。

成都是一座正在接轨国际的城市,以其城市布局比照纽约,金融城板块就相当于曼哈顿。这里被英国《银行家》杂志主编誉为中国未来的“金丝雀码头”,周边汇聚市政中心、五星级酒店、大型会展、购物广场、城市公园、高尚住宅等配套,同时集聚了300多家上市名企和金融机构,数量及质量都位居中西部首位。

(金融城规划占地450亩的交子公园已开放)

中国华商金融中心正坐落于金融城板块、交子公园侧畔,其产品特性、城市占位、甚至下临公园这一点都和纽约的432 Park Avenue具有相似性。由此也不难理解它为什么会被见多识广的各方精英长线看好。近日媒体评论中国华商金融中心有如成都版“特朗普大厦”,而华商自己却认为,他们与特朗普大厦的最大区别是不惟金玉其外,更有“非凡人物汇聚一堂”。这些身份、财智居于金字塔上层的业主,不分男女,都被誉为“交公子”。

京城还在流行“四少”,成都已经复兴“公子”

就像伯爵这个封号已经在英国成了稀缺品,在中国,“公子”作为广泛的称呼也已告别了我们4个世纪,最晚的时间可以追溯到明朝。而清朝由于习惯称爷,所以公子也被“少爷”所取代。直到封建王朝覆没,“民国四公子”浮出水面,公子成为新时代里身份和品位的象征。

“交公子”的出现,侧面反映了成都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品位。交公子的名讳就跟战国时平原君一样,因地名而自号。中国华商金融中心的北侧,是一条全长不过1.8公里的交子大道。“交子”是全世界最早使用的纸币,领先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近千年,诞生于中国经济最繁荣的朝代——宋朝,当时中央政府在成都设益州交子务,主持货币印制发行,近似于今日的中央银行。所以交子大道,除了代表八方通衢、交通要塞的意思,也是彰显这一历史渊源。加之交子大道连结天府大道及剑南大道两条交通要道,又位于市政规划的金融城中央商务区,以风水而言,这里可谓财运亨通。

既然称为公子,必然要符合公子定义的几个标准:首先财富匹配,其次身份尊贵,其三钟情圈子。能入住金融城价值物业,消费力自然不在话下。房产投资并非这个人群的主要支出,华商隔三差五举办的艺术品、藏品沙龙,大使夜宴,正是基于业主习惯而量身定制。业内人士发现,第一代富人往往希望有一栋别墅,室内装饰一定要金碧辉煌,以安放自己攀比豪富的夙愿。而富二代往往选择酒店式服务公寓作为自己的“常居”,下楼即可圈层交际、几步路就能进入繁华中心,他们对软性服务的要求,远高于物理层面的“炫富”。

这些业主的共同点是,尽管已处于塔尖,但仍然具有交际向心力和财富企图心。这些特点被总结为“交公子”三个字,代表了中国华商金融中心的客群定位。

(华商金融中心实拍图)

金融城门槛高不可攀,交公子“绿卡”整装待发

有舆论认为,中国华商金融中心有望打破“成都无豪宅”的怪圈。虽然听起来有点寄望过高,但如果去过纽约、伦敦、巴黎这些名城,就一定能理解豪宅坐落于城央、贵人咸集于都市的道理。

侨商背景的华商,从一开始就明确客户为具有财富生命力的高净值人群。而这样一批具有能量的人左右为邻,除了保障了生活圈子的居住品质,还可以达到有产阶层“聚资”、“聚富”的功能。然而这样的客户通常阅房无数、火眼金睛。

显然这对华商而言不是难点,启动阶段就一掷千金,以30亿自有资金投入开发,召集了全球精英建筑专家锻造百年建筑,打造出有别于金融城满地“水银色”建筑的四塔一体综合体——高175米的枫叶红美式老派风格,寓示着充分沉淀的身份尊崇感。

作为市场难得一见的品质物业,华商迅速俘获了其目标客群的芳心。但真正让人死心塌地入局的,是他们提出的“好人与好人在一起”、“好企业与好企业在一起”的原始股合伙人概念。在整个销售过程中,这座物业以“挑客”的方式淬炼圈层,无论是在市场回暖还是政策收紧时期,都保持了市场最高的入住门槛,在这个过程中大大抬升了物业价值的预期,收获了高端人群的青睐。

这样的性格和作风决定了,品质上市场鲜有可与华商争锋的同类产品,投资价值上也由“地段”和“客群”充分保障。某种层面上看,成为华商业主,不仅可以收获一所价值看好的精品物业,还不异于拿到了一张类似中国“骷髅会”的会员卡。

华商在今年秋冬之际,抛出“交公子”的名片,背后也有令市场兴奋的原因:在其住宅、写字楼陆续出货近一年后,华商高端居住产品——“交子公馆”近期即将面市。这意味着金融城货量不多的居住产品得以补仓,而华商出品总是限量,更是令市场摩拳擦掌。

(交子公馆意境图)

交公子必定炙手可热,我们更关注的是,成都豪宅由市中心到城郊、由城郊回归核心地段的变迁,而中国华商金融中心作为个中翘楚,透露出了这种变化背后成都迈向“国际化”台阶的诸多内因。

[责任编辑:张雨豪]
0
0

今日要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