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eng_share_thumbnail
真假房源大调查:有多少中介在“挂羊头卖狗肉”? ——凤凰网房产成都
年近七十的方太太最近一直在看房。在经历了多次实地看房却无功而返后,方太太一直闷闷不乐。方太太向记者抱怨道,在网上看的都好,实际去看了,却发现很多不是真实信息 -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
https://cd.ihouse.ifeng.com/detail/2018_08_18/51580370_0.shtml

真假房源大调查:有多少中介在“挂羊头卖狗肉”?

华夏时报
2018-08-18 08:22

年近七十的方太太最近一直在看房。在经历了多次实地看房却无功而返后,方太太一直闷闷不乐。方太太向记者抱怨道,在网上看的都好,实际去看了,却发现很多不是真实信息。

  方太太的女儿李女士向记者表示,各大中介平台在网上发布的房源信息真伪难辨,老母亲来来回回跑了不下十来趟,但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,累了身体又浪费了时间。

  1天前更新的房源已经被卖掉了半个多月

  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根据方太太提供的线索,当即参与到“买房”大军。

  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以买房者的身份,随机在58同城、安居客、房 天下等平台上,咨询了21世纪不动产、麦田房产、我爱我家、佳润九鼎等多家中介公司的多套房源。

  在58同城平台上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看到了一套标价410万,面积为55平米,位于广安门小红庙的两居室,于是向该房源中介小刘咨询房子情况。

  中介小刘表示,这套房子半个多月前就已经以390万签走了。当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再次询问同小区同户型的一套标价为388万的房子时,中介小刘解释道,该房子和刚刚410万的房子是同一套房子。户主在平台上放置了一段时间后,又降价了2万,于是我们在平台上又挂出一套降价两万左右的房子,现在这套房子已经没有了。

  当被问及为何没有将已经售完的房源撤销时,中介小刘解释道,是因为还没来得及下架。与此同时,记者却在58同城的平台上发现这两套房子的楼层、房屋建成年代、装修程度、以及房屋购买年份都不一样,平台显示这两套房子都是新上房源,在记者浏览时,网页显示为1天前更新,并不是中介小刘所说的放置了半个多月。

  类似的套路还在不断上演,在58同城平台上,同样是一天前发布的新上房源,标价385万,面积为45平方米左右的一居室,当记者致电中介时,中介小王立马便告诉记者,该房子半个月前就被其他客户签走了,只不过是自己忘记将其下架。紧接着,中介王先生继续给记者推荐其他房源,但是价格都比该套房源高出不少。

  一个有两年多工作经验的中介小吴告诉记者,除了当即否定房源没有之外,一般来讲,大多数中介会先肯定房源是真实的,吸引客户到实地看房后,再介绍其他房源。

 线上李逵变成线下李鬼

  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中介除了在平台上发布“完全”假的房源外,“有真有假”的房源也不在少数。就像方太太向记者反映的,在平台上面介绍的,明明是采光特别好的一个卧室,到那里看了才发现,里面白天都犹如“黑夜”般昏暗。

  在58同城平台上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看到,在月坛公园旁边的核工业部小区中,一套面积为60平米的二居室,标价为670万。当记者联系上该房源中介21世纪不动产的小张时,小张表示,该房子一直还在。

  

  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在实际勘察过程中发现,在网站上看到的房源图片与实际看到的,家居装修陈设完全不同。小张告诉记者,这套房子是重新装修过的。同时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还发现,该房源在网站上显示的低层实际上是小区一楼,准确描述则应该是底层。

  紧接着,中介小张又给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介绍了另外一套面积大小差不多的房子。当记者问及中介李先生该房子的层高时,李先生表示,一般都在2.8米左右。而在场的住户徐先生则表示,这个并没有2.8米。当即,徐先生拿出了皮尺,测量得知,该房层高为2.5米。

  在看房回来后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还发现,在安居客平台上,一套CBD总部公寓二期的二居室,与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在双花园南里二区看过的房子户型、大小、价格都一样。当记者咨询该房源中介麦田地产的小秦时,她表示,这套房源是在其隔壁的双花园南里二区。而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小区错误的情况,小秦表示,这两个地方网络地址显示一样,她们也没有办法。

  而记者调查发现,归属于双花园南里二区,有二十套在售房源,并不存在中介说的“无法定位到这个小区”的问题。

  麦田:我们没说过自己都是真房源

  在记者咨询的大多数房源中,都被中介告知,房子还在,欢迎随时看房。

  于是,记者和麦田房产的中介小秦约好前去看房。该房源在安居客平台上标价为510万,面积为62.6平米,楼层为高层。

  当记者抵达房源所在的富力城A区时,小秦以距离较近,在同一栋楼为由,带记者看了三套其他房源。

  在边聊边看近一个时辰后,记者再次提出要去看最初在平台上看到的房子时,小秦告诉记者,由于这边的二手房比较抢手,那套房子正在谈,目前没办法看。紧接着,小秦又给记者介绍了三四套该小区的其他房源,其市面标价比510万都高出不少。

  而在记者看房回来的第二天,中介小秦再次给记者发微信表示,该套510万的房子还在,询问是否愿意再次过来看房。

  记者就此事采访麦田房产相关负责人,麦田房产公关部杨女士向记者表示,由于明令禁止独家委托,业主可将自己的房源同时在好几家机构挂牌,如果房源在其他中介卖掉,他们很难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,将房源撤下去。所以,按照内部的统计,麦田房产的真房率在90%以上。杨女士强调,公司对外也并未称100%真房源。

  在麦田房产官方网页上,记者发现,麦田官网名称中,“所有为真房源”几个字,占据着中间位置。而在网页上,可以清晰看到“二手房源真实在售”等字眼。

  给钱就能发布房源

  8月16日,成都两中介公司因炒作在安居客平台发布虚假房源信息被处罚。

  8月9日,北京市住建委联合各部门,集中约谈了12家主要房源信息发布网站,要求各平台规范房源信息发布,并提出了互联网平台发布房源信息的具体要求。

  6月14日,《人民 日报》发表文章称,治假房源,得下真功夫。

  一般来说,当一套房子同时满足真实房源、真实在售、真实价格、真实图片这四个条件时,才是真的房源。然而,假房源仍是屡禁不止,且当记者以中介的身份暗访中介平台时,发现,只要给了一定的发布费用,便可以发布房子,而对于房源的真实度,平台并没有做要求。

  8月17日下午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以中介新手的身份和上海地区58同城销售人员小徐联系上,小徐表示,现在有200元、400元和800元的套餐。800元的套餐做的人最多,一个月800元,可发布120套房源。而具体怎么定价,怎么发布,到时候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,上门教。而据已经在平台上发布过多次房源的中介小吴介绍,刚入职的中介,一般经理会教如何做低价格、用假图片来代替真实图片,以此达到吸引购房者联系的目的。

  同时,中介小吴透露给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目前在上海地区,在安居客平台上发布房源,是2077元一个季度,可发布80套房源。在平台上发布的80套房子中,百分之九十会改动真房源信息。小吴表示,这是中介常用的手段,真房源性价比不高,吸引不到客户,再加上别人发的都是假的,自己发真的,一个月一千多的广告费就浪费了。而目前安居客并不会专门调查“假房源”,甚至在发布的信息中,标价多少、房屋图片和面积大小,中介都可以自己决定,而平台基本不管。

 10家中介覆盖7成以上房源

  据云房数据研究中心统计,2018年4月北京市二手住宅成交13618套,环比增长22.60个百分点,同比减少18.91个百分点,通过中介公司进行房产交易11215套,占总交易套数的82.4%

  在云房数据的4月房产中介成交榜上,链家、我爱我家、麦田、金色时光、兴商、中原、易合、21世纪不动产、龙和伟业、房 天下,据《华夏时报》记者粗算,中介前十名的市占率在72%以上。

  也就是说,北京7成以上的二手房都是通过这10家中介公司达成成交的。这10家公司也覆盖和释放着市场上绝对多数的房源信息。

 举证难 处罚轻

  北京格通律师事务所刘旭律师认为,房产中介网站发布虚假房源招揽业务,属于虚假宣传,行为不当。但由于现在市场庞杂,监管很难实施到位。而实际上通过客户举证,手续十分繁琐,大部分客户发现有不符现象时,便换过一家。即使被举报,大多数情况,中介公司或者网站平台受到的惩罚也只是罚款而已。

  另外,刘旭建议,购房者要具备一定的甄别能力,对房源市场的价格走势有所了解。在购房之前,对房子的地理位置、户型、楼层要有所掌握。

  针对“真假房源”的市场乱象,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向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从平台上来说,其主要是通过端口销售来获取收益,其客户是中小经纪公司和独立经纪人。经纪人出于对客户导流的诉求,会在在网站上面刊登低价房源,其商业目的在于套取有购房需求的客户信息,从而推销其他房源。

  而针对如何将假房源清除市场,购房者不再为其所惑时,某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坦言,房源过去不整顿,就是因为个人的房源不好管理。从管控角度看,也不用采取类似整治的措施,关键是因势利导。后续政府要建立房源平台,此类房源必须是真实审核的,这样购房者会认可此类概念,进而认购积极性上升。另外很关键的一点是,对于假房源要采取不允许进入此类平台的规定,部分所谓试探市场价格的,其他平台可以纳入,但绝对不能当做待成交的房源,否则有误导。

  而针对平台上频频出现“假房源”事件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多次尝试与58同城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,然而在截稿之前,始终无果。

  (以上中介、买房者姓名均为化名)


[责任编辑:唐瑞]

重磅推荐

金科天玺


查看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