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eng_share_thumbnail
“港人”胡裕华:中国房地产开始考手艺 ——凤凰网房产成都
从广州、上海、北京到成都,他的履历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缩影之一。 -来自凤凰新闻客户端
https://cd.ihouse.ifeng.com/detail/2018_08_24/51593256_0.shtml

“港人”胡裕华:中国房地产开始考手艺

凤凰网房产成都站
2018-08-24 22:08

中国的改革开放,被称为“二战后人类历史上最为成功的经济改革运动”。40年间,中国从急速追赶,到融入世界经济,再到影响世界格局;而与此同步的是,外来企业在中国市场试水,从合作到融入,与中国经济开始唇齿相依。

第一太平戴维斯是标准的“英国佬”企业,谨慎但不失前瞻性。1855年成立,上个世纪80年代进入中国淘金,其落子的每一个城市都紧扣着中国房地产发展脉络。它是中国时代地产见证人,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记录者。

凤凰网房产有幸专访到了第一太平戴维斯华西区董事长胡裕华,这位自1995年便代表第一太平戴维斯入驻中国大陆的香港人,从广州、上海、北京到成都,他个人工作重心的转移,及其背后所代表的企业,或许能帮助我们勾勒出一个立体的新时代印象。

第一太平戴维斯华西区董事长胡裕华

2010年是中国房地产的分水岭

老地产人聚在一起谈回忆,会习惯性讨论1998年和2010年,地产分水岭的两个标志性年头。作为最早一批加入中国房地产行业的“老辈子”,胡裕华也不例外。

他以1998年为起始,2010年为界,跟我们分享了中国房地产黄金、白银两个时代。

中国的第一次房改始于1998年,核心是停止福利分房,推动住房市场化改革。这一年,胡裕华和第一太平戴维斯出现在上海。“房改之前,上海的房子是要分内销房和外销房,我作为香港人,没有办法在上海买房,内销房不对外,而外销房太贵,是按美金来计算。”1998年的房改,并轨了上海的内、外销房,结束胡裕华“买房难”困境的同时,也为全国地产开发商们,打开了一扇大门。

谈话过程中,胡裕华用了三个词来强调此后中国房地产的变化:从无到有、高歌猛进、由量转质。拿地条件宽松、融资环境开放,开发商们拼速度,裂变极为迅速,中国各大城市每天都有大把项目冒出头,“那是房地产行业的黄金年代,开发商利润率很高,对应房价也相对较高,而第一太平戴维斯作为地产服务企业,更多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做好项目。”

直到2010年,国务院为了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,发布了《国务院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》(简称“新国十条”),之后跟风投机的小型房企死伤大半。胡裕华将这以后的阶段视作是中国房地产的白银时代,“2010年至今,不动脑挣钱的时代算是彻底结束了,融资、开发、运营、销售等等,全是考手艺的活儿。”

为实体经济让路无可厚非

面对这种市场挑战,相较部分同行的“房地产已经是夕阳产业了”的悲观预言,胡裕华却不焦虑,“现在是深化改革时期,改革开放进入深水区,市场还在变动当中。我们需要明确的是,在国家不同的发展阶段,房地产所起的作用是不同的。”

改革开放之初,中国经济百废待兴,房地产一定是GDP的贡献大头,这无可厚非,城市化刚起步,恰恰是房地产行业,相对于科研技术产业,技术含量较低,却能带动大量如建筑、材料,包含第一太平戴维斯在内的房地产服务型企业。

但市场火热烫人了,房价盲目上涨,一定会损害实体经济,住房、零售、创业都难,城市活力受挫,香港便是一个可供借鉴的城市案例。“所以,国家的政策很适时,其他城市也好,眼下成都515新政也是如此,短期调控一定要有,成交量势必会下降,但新的经济增长点也能回到实业去。”胡裕华表示,“成都发展迅速,人才引进,一个稳定平和的城市环境非常重要,而房价和城市发展又互为因果,所以我认为,成都的房地产依然有一定发展空间。”

他是一个创业型人才,没有什么守陈意识,“不要埋怨政策,我从来都是去理解政策,顺势而为,沿着发展的脚步走。”甚至于,偶有工作瓶颈的时刻,他也尝试在中国大政方针上去找管理灵感。

成都成为“商业第四城”

实际上,95年初加入第一太平戴维斯的时候,胡裕华便想直接到大陆来。他预料到了大陆的繁华,但大陆发展速度,却远远超出这个“香港仔”的想象。

2006年,胡裕华调往成都,在他的回忆里,2006年的成都,颇有些1996年的广州上海的感觉,“说实话,并不先进,房地产市场更是滞后,虽然已经有部分如和黄、九龙仓之类的港资房企,但那时候成都并没有值得称道的楼宇,也没有值得研究的商场。”

即便如此,胡裕华仍然对成都的发展充满信心,“我95年初加入第一太平戴维斯,95年末便到了大陆广州,96年上海,99年北京,06年到成都,我去的每一个城市,当时发展都不怎样,但接下来几年一定会爆发,因为他们都是改革开放的先驱地。”

2014年,成都国际金融中心、成都远洋太古里相继开业,这让胡裕华十分激动。像是点燃了礼炮的引线,接下来成都一切“国际化”的东西井喷。商业加速,尤其是购物中心,“成都应该是继北京上海深圳之后的商业第四城,我们注意到,很多国际零售大牌的首次中国落户,都会选择成都。”

成都国际金融中心和远洋太古里(图源网络)

胡裕华在蓉的12年间,第一太平戴维斯作为城市参与者,更是催动了大量国际零售品牌的入蓉。成都万象城、远洋太古里的苹果旗舰店,特斯拉首店,以及维多丽亚的秘密西南旗舰店等,都是由第一太平戴维斯牵头引进。

而作为城市发展重大体现之一的写字楼市场,胡裕华也表示,“供过于求的情况确实存在过,但伴随高新区、天府新区的发展,还有联合办公起势,包括各类高新客户企业,成都写字楼发展可喜。甚至说,成都最好的写字楼不输给北上广深。”

第一太平戴维斯的监控数据显示,2017年底,成都已落户500强企业281家,其中境外企业有199家,对应的2017成都甲级写字楼空置率降至五年来最低,进入拐点之年。

“稳”是企业与城市竞争力所在

成都的方方面面还在持续“质变”,凤凰网房产与胡裕华长达2小时的谈话并不能尽述,但能确定的是,成都正在轰轰烈烈发展,并让外来的企业及客居者都为之侧目。

而第一太平戴维斯也在成都乃至中国大陆的发展中,留下了深深的辙痕。作为五大行中最迟一个进入成都的机构,胡裕华并不认为这是劣势,“或许跟‘英国佬’血液里谨慎的因素有关,我们未必是走得最快的,但一定是走得最稳的。”

内部并没有发生重大人事更迭,业绩也在稳步上涨,这种“稳”是第一太平戴维斯的竞争力所在,也是成都乃至中国城市发展的竞争力所在。

正如胡裕华所言,中国发展速度已是人类社会发展创造的奇迹,未来更需要稳中求进,让我们拭目以待……


人物拓展:

胡裕华 Eric Wo:第一太平戴维斯华西区董事长;皇家特许测量师学会资深会员及主席考官;英国特许房屋经理学会特许会员;成都市楼宇经济顾问专家


[责任编辑:梁俊]

重磅推荐

金科天玺


查看详情